周红军:坚持!见证!

2020-04-09 03:45 浏览量:266
【字号: 打印  

◎ 周红军

2019 年 1 月 23 日,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平时极少发朋友圈的我,有一种强烈的渴望要在朋友圈表达一下激动的心情:“30 多年前,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是看一位作者用钢笔在稿纸上写的一篇论文,没想到一干就是30年,经历了信件、软盘、光盘、电邮、网络在线投稿,感受了科技的进步!见证了行业的发展!”

于我而言,这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不再普通。这一天,我收到了中国期刊协会颁发的“从事期刊出版工作 30 年”荣誉证书。

荣誉!真正的荣誉!!值得一生记忆的荣誉!!!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30年前仿佛就在昨天。

一、初入职场

1987 年 7 月,弱冠之年的我,走出青青校园,踏入工作岗位,开始了崭新的人生。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份工作——从事《探矿工程》期刊的编辑出版工作。

《探矿工程》创刊于 1957 年,是我国探矿工程行业创刊最早、影响力最大的专业期刊之一,对我国探矿工程行业的技术进步和人才成长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有幸走上这么重要的工作岗位,心中倍感欣喜——学以致用,服务行业发展;同时也倍感忐忑——初出茅庐,如何担此重任?!

工作不久,接连遇到的两件事点燃了我的工作激情。

1987年9月,编辑部召开了编委会常委会议,我作为编辑人员列席。在会上,有幸认识了仰慕已久的、探矿工程行业的奠基人、《探矿工程》期刊的创办者刘广志先生,并被刘老先生亲切地称为“小小周”(被刘老先生称为小周的,是自从创刊到彼时一直在编辑部工作的一位副主编)。今天,刘老先生虽已故去,但先生给予我的这一称谓、前辈对我的关怀和爱护,仍记忆忧新。一个小字,提醒我,年轻人要努力工作,不辜负前辈的期望;两个小字,警醒我,前有小周——手把手教我编辑知识的周老师,为期刊默默耕耘30 年;后有小小周,下一个 30 年是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紧接着,10 月份迎来了创刊 30 周年纪念活动。地质矿产部部长朱训等领导为期刊题词祝贺,多位探矿工程行业知名专家撰写回顾与展望文章,给予期刊高度评价:在这 30 年的岁月里,她经历了风雨飘摇和坎坷不平的道路,但是她没有被困难所压倒,而是像一棵劲松,挺拔屹立,按照党的方针宣扬科学新知。是编辑部的全体同志,用汗水浇灌了这枝瑰丽的花朵。

我,既然加入了编辑部这个团队,继续精心浇灌这枝花朵就是我的责任,不能让她在我的手中凋零,要让她绽放得更加瑰丽!

20 世纪 80 年代末的北京街头和拥挤的公交车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个瘦瘦的年轻小伙子,手里拎着一个厚重的绸布袋子,行色匆匆。他正在赶往出版社的路上,袋子里装着的是作者的希望和读者的渴望。一个多月后,新一期的《探矿工程》期刊即将面世。

二、勇担重任

我参加工作的最初几年,正是地质行业处于低谷时期,地质单位工作量急剧缩减,经济效益大幅下滑,纷纷在市场中寻找出路。受行业整体形势的影响,地质行业期刊的发展更是举步维艰。我审时度势,在 20 世纪 90 年代初的一个地质科技期刊编辑学术会议上,根据从事期刊出版工作几年来的经验以及当时的行业形势、国家政策,撰文阐述了地质科技期刊面向市场进行改革的必然性与紧迫性。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探矿工程》申办了广告经营许可证,开始了市场化办刊的探索。我作为编辑部最年轻的同志,得到主编的信任与器重,担任了广告负责人,勇敢地挑起了编辑部市场经营的担子,从此,我向着一个集地质专业知识、编辑业务知识、市场经营知识于一身的“杂家”不断探索与努力。得益于对市场的准确把握和年轻人敢闯敢拼的精神,广告业务的开展“芝麻开花——节节高”,广告收入逐年大幅增长,很快实现了期刊的自负盈亏,在地质科技期刊界首屈一指,20 多年来一直是地质科技期刊领域市场化运作的典范。

2000 年,编辑部完成了新老更替,老领导老编辑都陆续退休了,我虽然刚过而立之年,已成了编辑部的元老,却仍然是编辑部最年轻的一员。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先是担任了编辑部主任,之后又担任了副主编,协助刚刚上任的主编开展工作,从此走上了编辑部的领导岗位。

之后的几年,是期刊快速发展的时期:变更刊名、缩短刊期(2004 年刊名变更为《探矿工程(岩土钻掘工程)》、并从双月刊变更为月刊)、创办网站(2009 年开通探矿工程行业门户网站——探矿工程在线)、举办学术会议(2010年策划并开始举办两年一届的行业学术交流大会——探矿工程学术论坛),同时探索信息化、网络化办刊,开展综合性媒体服务……完成了期刊从纸版到光盘版、网络版,直至新媒体出版的演变,没有落后于期刊发展的时代步伐。

从 1987 年进入到编辑部,一直到 2013 年,26 年间我都是编辑部最年轻的编辑。此时,最年轻的我也已经 45 岁了,并光荣地获得了“从事地质工作 30 年”的荣誉称号。编辑人员的年龄结构明显偏大,这一年新进了年轻编辑,我终于不再年轻了。

三、坚持!见证!

30 年的坚持! 30 年的奉献!见证了太多太多。

30 年,见证了期刊出版行业的巨大变化。作者投稿从最初的邮寄手写稿到邮寄打印稿、软盘、光盘,再到发送电子邮件,直到现在的网络在线投稿;稿件审编也从在纸上修改、送交或信件,发展到网络在线修改传送;出版印刷经历了铅字排版、激光照排,到现在的网络出版、移动出版。但始终坚持不变的,是对作者、对读者认真负责的态度,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科学文化方针,是为党的出版事业矢志奋斗的精神。

30 年,见证了探矿工程事业的发展进步和人才成长。钻探设备越来越先进,从立轴钻机到全液压钻机到模块化轻便钻机;钻孔深度越来越深,从几百米到几千米,到亚洲国家最深科学钻井——7018 米;大量的作者顺利获得学位走出校园,成长为卓越的专业技术人才,院士、学者、教授……这也正是 1997 年创刊 40 周年时中国工程院院长朱光亚为刊物的题词;出成果,出人才,为地矿部“二次创业”多做贡献。

30 年,见证了大量重点工程的施工过程。浦东开发以及青藏铁路、鸟巢、三峡、京沪高铁、大陆科钻、汶川地震科钻、松科二井、可燃冰试采建设等。

30 年,见证了期刊的荣誉:地矿部优秀科技期刊;全国优秀科技期刊;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全国探矿工程核心期刊;曾被收录为“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30 年,在为他人做“嫁衣”默默奉献的过程中,也成就了自身的成长。2007 年开始担任编委会委员,2008 年获工程硕士学位,2009 年晋升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先后发表编辑业务和探矿工程技术方面的论文 20 多篇,多篇得到了读者的认可,具有很高的被引次数。取得成绩的同时,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因用眼过度,2012年左眼险些失明,至今双眼已先后四次手术。

2017 年,《探矿工程(岩土钻掘工程)》进入了花甲之年,我与主编合著的纪念文章如此描述:60 年的期刊是一部中国探矿工程技术发展的史书。我很自豪地说:“这部史书,我参与编撰了整整半部!”

而我,也正从知命奔花甲。30年,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拿到荣誉证书的那一天,面对同事的祝贺,我有感而发:争取再坚持 10 年,把毕业精力都奉献给党的新闻出版事业!

(作者系《探矿工程(岩土钻掘工程)》副主编)

(注:本文摘自《中国期刊年鉴》2019卷《足音——全国从事期刊出版工作30年出版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