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志祥:为农牧民当好“致富参谋”

2020-04-09 03:44 浏览量:399
【字号: 打印  

◎ 钟志祥

1965年7月,我离开大别山脚下的小山村,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从到部队的第一天起,我就不断地给军队的报刊写稿。在当战士期间,不断有稿件在《内蒙古战士报》《战友报》《解放军报》《内蒙古日报》刊发。提干后一直到转业前,主要从事新闻工作,采访报道过内蒙古部队的许多先进典型。

1984 年 9 月,我转业到党的教育杂志社(后与实践杂志社合并)担任记者、编辑,直到2005 年 6 月退休。20 年间,先后在《党的教育》城市版、农村版及总编室、《实践》党的教育版工作。工作期间,策划选题准确,编辑来稿认真,所编辑的各个栏目均受到广大读者喜爱和欢迎;校对认真负责差错少,担任过多期内文版式设计;与广大通讯员、读者建立了广泛联系,经常指导通讯员采访写稿,交流经验;认真回答广大读者提出的问题,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受到读者好评;坚持深入实际、深入第一线,对各个时期内蒙古地区的重大先进人物、先进单位进行宣传;我采写、编辑的稿件以及创办和主持的“致富参谋”栏目中,先后有几十篇文章被评为全国党刊、华北地区党刊一、二、三等奖。

工作之余努力学习,获得了内蒙古自治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第一批大专学历和中共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第一期本科学历。先后参与编著出版了《向“爱民模范”前德门同志学习》《世界艺术大观》《儒商时代——中国人的第五次发财机遇》《夫妻兵法》《EQ 之战》等多部书籍,个人编著出版了《不朽的辩护》《召河风情》《赛罕塔拉风情》《百年老新闻》第一、二、三卷,《商界女人》(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时改名《美女打天下——女人经商秘诀》)和《“漠南商埠”多伦诺尔》等。退休后,参与编纂了《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志》《中国乌兰牧骑通志》《绥远地区抗日斗争通志》《内蒙古地区抗日斗争通志》《内蒙古自治区红十字会志》《内蒙古地区“闯关东”通志》《中国地域文化·内蒙古卷》以及西北地区民间饮食丛书(一套十本)。

《党的教育》是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于1957 年创办的党员教育期刊(月刊),针对不同读者对象,分为城市版、农村版和蒙古文版,是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党刊中较有影响力的一份,最高发行量达到 100 多万份。

改革开放后,农村牧区基层党组织和党员最根本的任务是带领广大农牧民致富奔小康,党刊的主要工作就是指导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完成这一最根本任务。在党刊上刊发致富方面的信息全国都没有先例,《党的教育》农村版在 1994 年第6 期以前曾尝试编发过几次《致富信息》,每次半版至一版,这不多的内容竟然受到农村牧区党员和农牧民的热烈欢迎。1994 年第 7 期起,我开始负责这个栏目,以“信息传递,科技介绍,经营指导,咨询服务”为宗旨,编辑各类致富信息,版面最多增加到四整版。1995年第1期开始,“致富信息”作为一个固定栏目,每期四版,放在杂志的正中间,成为一份刊中小报。1996 年第 1 期起,“致富信息”改称“致富参谋”,版面增加到六版,分设综合服务、种植业、养殖业、加工业、致富实例等小栏目,内容更加全面、丰富。我主持这个栏目直到1998年底,总共编辑50期。“致富信息”“致富参谋”成为农村牧区党组织每月活动必学的内容,也是最受欢迎的栏目之一,先后荣获 1996 年度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好新闻二等奖、1997年度华北地区党刊优秀稿件(栏目)一等奖、1998 年度内蒙古自治区新闻奖,为《党的教育》农村版荣获首届全国优秀社科期刊之优秀时事政治期刊奖提名奖、华北地区优秀期刊尽了一份力量。

在主持“致富信息”“致富参谋”四年多时间里,得到全区乃至全国各地许多读者的支持,提供信息的、介绍技术的、交流经验的、咨询和要求服务的信件像雪片般飞来。最让我感动和难以忘怀的是呼伦贝尔扎兰屯市哈拉苏镇大兴村老党员于成茜。那时,作为特约通讯员的于老年逾古稀,还一直坚持为《党的教育》写稿。“致富信息”创办后,他更是不遗余力地支持。在掌握塑料袋地栽黑木耳技师陈永贵父子指导下,他搞地栽黑木耳获得成功,收到可观的经济效益。他写了《塑料袋地栽黑木耳致富好门路》一稿寄给我,稿件在 1995 年第 2 期的“致富信息”刊发后,不断收到读者来信,要求学习这一技术。于老和陈永贵又写了《塑料袋地栽黑木耳培养基配方六例》(刊于 1995 年第 6 期《致富信息》),把自己摸索出的配方提供给农民朋友。在之后几年里,他们热情地接待全国各地许多农民朋友前去参观学习,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摸索出的培养基配制、装袋、接菌种、管理、采收等实用技术,还提供菌种、塑料袋及他们自制的有关设备,帮助大家发展塑料袋地栽黑木耳,带动更多农民朋友致富。

在主持“致富信息”“致富参谋”期间,我与广大农牧民结成朋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当好“致富参谋”。

1995 年 3 月 10 日,我收到达拉特旗白泥井乡农民范二为的信,希望帮助他在呼和浩特找市场,将积压的红小豆卖出去。我找了很多渠道,尽了全力,但没有帮上忙,心情一直很沉重。在以后编辑“致富参谋”时,我很注意引导基层组织和农牧民朋友,不要盲目追求“什么值钱就种养什么”,做好市场信息预测和科学指导,加快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提供产前、产中和产后服务。我还写了《一封农民来信和一个编辑的思考》,刊发在 1995 年第 7 期《党的教育》农村版上。

1996 年初,扎兰屯市达斡尔乡巴图村农民陈海深来信,说他花 800 元学费到吉林舒兰县学习鹅皮鞣制技术,结果除一篇资料外什么也没学到。我给他回信说,对于报刊上的信息,应鉴别真伪,有分析地利用,不可盲目轻信,我还给他提供了四川一家科研单位发明仿生秸秆饲料制作技术的信息。为了给其他有类似情况的读者以借鉴,我将陈海深的来信和我的复信,刊发在1996 年第 4 期《党的教育》农村版上。

乌拉特前旗先锋乡永复村农民张城兵曾给我写信,说他们那里枸杞普遍发生黑果病,村民们非常着急,不知道该如何防治。收到信后,我跑了好多地方,又查找了有关书籍,才找到治愈枸杞黑果病的药方,立即回信告知。他们“照着做了,还真管用。这几年治愈了黑果病”。2003年 7 月 15 日,张城兵给编辑部写来感谢信。他在信中说:“每当摘着鲜红的枸杞,我好像又看到了钟志祥同志那想农民所想,急农民所急,为(帮助)我们治愈枸杞黑果病而不辞辛苦奔忙的身影。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编辑,如此热心为农民着想,使我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敬意,我们由衷地感谢您,钟志祥同志,我们枸杞黑果病的治愈有您的功劳。”

读者的支持与赞扬就是对我的最高奖赏 ! 我终生难忘。

(作者单位:内蒙古实践杂志社)

(注:本文摘自《中国期刊年鉴》2019卷《足音——全国从事期刊出版工作30年出版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