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杰:以文字为伴

2020-04-09 03:41 浏览量:321
【字号: 打印  

◎ 赵丽杰

1985 年 8 月,21 岁的我,从辽宁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怀揣理想走入妇女杂志社编辑部。

《妇女》是辽宁省妇联主管、主办的。她创刊于 1980 年,几乎是最早创刊的省级女性期刊。当时杂志社没有自己的办公楼,一部分办公室挤在省妇联机关楼上的阁楼中,一部分在旁边的机关家属楼公寓里。全社只有 15 人,编辑部门分为总编室、人物编辑室和婚姻家庭编辑室。

这是个让我感觉温暖的集体。我上大学时的行李箱是木头的,毕业后直接从学校运到单位。装满衣服和书的箱子很沉,几位男同事帮我走楼梯抬到四楼,至今仍记得他们热情的样子。公寓式办公室里有个四五平米的小屋,原是装杂物的,就给我做临时宿舍,钢丝床是副总编辑郑晋生老师借给我的,辽宁省妇联机关食堂的邓师傅教我如何做饭。负责带我的陈本德、李淑华两位老师教我编辑业务,不厌其烦。

生机勃勃,充满希望,这是我对妇女杂志社的另一深刻印象。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期刊的黄金发展时期,各种期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由于《妇女》创刊早,到我入职时,已形成成熟的办刊模式,内容好,发行量大,经济效益也很好,所以其他省妇联纷纷派人来学习。大家畅谈办刊理想,分享成功经验,热情洋溢。由于经营管理科人员少,杂志发得多时大家全员参与打包杂志,甚至妇联的同志也和我们一起劳动,在机关楼下大厅里,非常热闹。

创刊总编辑许春义原是辽宁日报政法部主任,为人正派直爽,业务能力很强。杂志扎扎实实,办给全社会普通读者。社里有非常棒的图书室,特聘一位专业的图书管理员,随时购进新书,供编辑们借阅。编辑们被要求每月必须去上海、北京等地出差,联系知名作家,采访在全国有影响的人物或事件,同时配合省里宣传工作,不放弃身边人、身边事。

起初,我负责的都是非主干栏目,如“致富之路”“读者信箱”等。栏目虽小,却是联系读者、服务读者的重要窗口。作为一本有影响的刊物,读者来信特别多,编辑部要求每信必复,全体编辑参与回信。我负责回复有典型意义的信件并刊发在杂志上。那时没有网络,为了给读者答疑解惑,我广泛阅读,养成了做资料卡片的习惯。阅读最多的是中外心理学著作,特别是恋爱婚姻、家庭伦理方面的,因为读者这方面问题比较多,这些阅读为我后来的工作打下了基础。我还根据自己的心得写成入职后第一篇论文《读者信箱专栏片谈》,获省优秀论文二等奖。

我赶上了期刊发展的好时代。《妇女》发行量连年上升,经济效益越来越好,很快拥有了自己的办公楼。由于稿费高,纪实作者多起来,但一稿多投、假稿现象也多起来,编辑们挖空心思寻找实力作者、独家选题。杂志社不缺经费,鼓励大家全国各地跑,找作者、找素材。记得有一次我去武汉组稿,一下飞机就跑到武汉市妇联的幸福杂志社,然后跑文联、作协,晚上又请作者吃饭,恨不得认识所有能写稿子的人,把人家有可能写出的东西都唠出来、约成稿子,一周时间连续工作,连黄鹤楼都没去。每次出差,不管去哪个省,都能聚来一大帮文友,只要用心总能约到好稿。好稿是杂志的卖点,是读者订阅的价值,对编辑本人呢则是成就。每年,我都能获得一堆奖状,以 1996 年为例,我的一篇论文获辽宁省

新闻出版局期刊编辑论文二等奖;一篇人物通讯获中国记者协会世界妇女大会优秀新闻二等奖;三篇作品分获全国妇联妇女报刊好作品二等奖、编辑奖等。

把工作放在首位,是我对自己的一贯要求,不管干啥,我都尽力做好。比如 1997 年,辽宁省新闻出版局组织第一届编辑知识竞赛。当时大家工作都很忙,没人愿意参加,领导把这一任务交给了我。我虽然也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做了充分准备,结果获了一等奖。发奖那天,我和另外九名获奖者并肩站在领奖台上——其中有王龙章老师,他毕业于北京大学,是省内最棒的校对老师,我觉得非常荣幸。2000 年,作为业务副总编的我,参加辽宁省新闻出版局期刊总(主)编知识竞赛,再获一等奖;2004 年又获二等奖……每次考试,我都觉得自己的编辑基础知识又扎实了许多。

我喜欢文字,喜欢编辑工作。当我字斟句酌把一篇粗糙的稿子改成精品,我感到很享受;当我和作者反复沟通,共同完成一个好选题,我也特别高兴。不管办啥栏目,我身边都会聚来足够的作者,我的编辑水平和人品让他们放心。我也喜欢写作,多年来,我采访过众多的名家、先进典型、普通人甚至罪犯,我从名人的身上获得成功的经验,从普通人那里体会人性的美好。我真实地、原汁原味地把这些经验与美好传递给读者。《一个女孩叫文君》被《人民日报》全文转载;《好雪带来千年爱》《丁香开在好人家》均在《女友》杂志“百万读者评刊”活动中被评为好稿第一名;《深情大爱女儿心》是本刊创刊以来唯一一篇过万字的大稿,被全国妇联评为全国妇女报刊好作品二等奖,被省委机关工委党校用作教材……除上百万字的纪实作品,我还撰写了几十万字的读书随笔,刊发后,多次被《读者》《青年文摘》等转载。

我从助理编辑做起,然后是编辑、副编审,2005 年晋升编审,期间先后做过编辑部主任、总编助理、业务副总编等。

关注社会,认真研究目标读者,研究期刊市场,占去我相当多的时间。研究的目的是为策划出独特的、有价值的选题。给刊物定位是杂志最大的选题策划。杂志两次重大改版,我都是主要负责人:为了顺利实现《妇女》从行业期刊向市场的转化,2004 年初,我牵头并执笔,拟定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编辑管理制度等;带领编辑部明确目标读者,把较为笼统的“向妇女宣传社会,向社会宣传妇女”具体细化,对栏目作了大的调整,并重新设计了版式;设计读者评刊表并制定了读者评刊制度。2009 年,我再次负责杂志改版工作,把办刊宗旨具化为“关注女性人生,服务社会家庭”,把所有栏目梳理一遍,删减、创新,准确定位。其中,首次推出重点栏目“本刊策划”,亲自做出首期样稿。此栏目一直保持到现在,刊发了一批较高质量的选题。

在审稿过程中,我总是不厌其烦,每期都重新拟定大量标题。2001 年,《妇女》在省期刊评奖活动中,十个标题分获一、二等奖。一遍遍看稿,每个环节都不放松,才能确保不出错。在改错时,不管多熟悉的字词,我都要再查一遍字典,涉及保密、民族宗教等敏感字词,我都会多方反复核实。多年来,妇女杂志的编校水平受到省内外同行的肯定,一直是辽宁省一级期刊。

在工作实践中,我深深体会到,无论是为期刊定位还是策划普通选题,甚至主持一个小栏目,要想做得好,都离不开理论层面上的思索。我在大量阅读国内外顶尖中文期刊及时事资讯的同时,勤于总结思考,夯实自身理论水平。平时,每审定一期稿件,我都会就一些有代表性的问题做出正式的书面总结,并与编辑们交流。2002年,《妇女》的标题策划、整体策划分别在辽宁省新闻出版局组织的评选活动中获一等奖,由我撰写的两篇各一万字的论文《期刊整体制作中的形式美》《仔细打造独具特色的期刊标题体系》被收入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期刊编辑策划论文集》一书中。2004 年,我撰写的理论著作《期刊的选题策划》出版,全书共15万字,图文并茂。写作过程中,我阅读了大量资料,记了上千万字的笔记,历时两年多。该书出版后得到专家与读者的肯定,《光明日报》《中国新闻出版报》等刊登了评论文章。2006 年 ~2008 年,我连续三年为全省期刊编辑培训班做了专题讲座。

2018 年,我被聘为民进辽宁省委出版委员会主任,并入选民进中央参政议政专家库专家。

一生以文字为伴,我觉得很值。

(作者系妇女杂志社原总编室主任)

(注:本文摘自《中国期刊年鉴》2019卷《足音——全国从事期刊出版工作30年出版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