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治国:干成大事靠才干 做好小事需敬业

2020-04-09 03:37 浏览量:412
【字号: 打印  

◎ 张治国

1987 年 7 月,我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西安统计学院工作,开始从事学术期刊的编辑出版专业技术业务。回首往昔,不觉已经 30 多年过去了。自己与《统计与信息论坛》这 30 多年的缘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份学术期刊成就了我的学术事业和学术心愿,而编辑同仁与我的扎实踏实与敬业勤奋,也使这份学术期刊从一根不起眼的小苗,成为当今学术期刊界有较大影响与较高学术水准、学术品位的期刊。我想从几个侧面的小故事来抒发自己的感悟。

先说艰难起步。刊物创刊时,专职编辑只有郑雨林老师一人,办公室就一间,除几把桌椅几个书柜,连办公电话都没配备。郑老师和我二人一道工作了五年左右,后来才陆续有编辑加入。《统计与信息论坛》属于内部发行刊物,当时的院长与分管期刊工作的副院长商定,他们二人轮流做主编。实际上按照规定,期刊主编必须是固定的,当时的轮值主编相当于执行主编,即一人负责把关一期稿件的学术质量。当时的投稿,非本院作者全靠邮寄,有平信也有挂号信,稿件全是手写在稿纸上的。可惜学报编辑部多次搬家,我们无法留下这些手稿,如果能拿出一份手稿,今天的年轻人肯定会大呼:“出土文物!”当时的印刷是铅排印刷,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这相当于在电视或手机上看牛耕地。印刷厂排字车间的工人,手里拿着编辑好的稿件,对着稿件上的字,一个一个从一排排摆满活字字模的架子上用小钳子夹出字模来,再按照版芯要求,每页多少字多少行排好,最后用绳子四周一捆,这就是一版。打好校样后,我们编辑人员再仔细校对。这就是中学生课本里学到的我国四大发明之一活字印刷。大约在 1992 年之后,电脑激光照排慢慢兴起才不再铅排印刷了。

有一天我送校样到印刷厂,看到打字员在电脑上打字,她手法娴熟,随着她双手快速敲打键盘的声音,屏上的文字像流水一样显现。我看到这情景心情别提有多兴奋了,这效率、这速度真是惊人呀,由此我对“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有特别深刻的理解。期刊印刷后寄送样刊,当时还是小伙子的我有的是力气,我们把样刊装在写好的信封里,几十本一捆,用自行车推到小寨邮局去发行。这一件件事情,至今印象清晰。对比今天的编辑出版工作,当时的全流程生产让人大有“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之感。我跟一些年轻人说过,“粒粒皆辛苦”这诗句谁都会背诵,但挨过饿的人体会绝不一样。

再说特色化办刊。《统计与信息论坛》前十年办刊内容都是综合性的,专业化特色不太明显,发表的文章学科门类多而杂,有统计的、政治的、经济的、法律的、文学的、历史的、外语的、图书馆的、体育类的等,整个一本大杂烩,专业性、学术性均不足,再加上属于内部发行,评职称“不算数”,所以稿源不足就是当时的常态,“吃了上顿愁下顿”。在办刊实践中,我体会到制约期刊发展有两大困难:一是内容由综合性向专业化方向转变,二是要尽早解决公开发行问题。关于前者,由于各种原因始终解决得不好。关于后者,国家对刊号管理得很严格,在我国今天出版的万余种期刊中,绝大部分都是改革开放后开始创办的,且当时绝大多数属于内部发行,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期刊“转正”是十分艰难的。1995 年,我们终于等来了好消息,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给学院分发了一个刊号,我代表学院参加了原国

家新闻出版署在北京举办的主编培训班,待培训完毕,当我手拿公开发行刊号公文时,心脏怦怦跳个不停,当时激动的心情至今记忆犹新。

三说严谨的学风文风。我对今天学界的学术失范现象很是反感,这与我的性格有关,也与我从事编辑工作有很大关系。学术工作是一项十分严谨的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就学术论文写作而言,必须主题明确、结构合理、论证周详、语言通顺,符合出版规范,而且还要在思想、观点、方法或资料等方面有创新。在 30 多年的编辑生涯中,我这方面的体会尤深,这里仅举几例说明。还是在手写稿子与铅印的时代,有一次我编辑天津财大肖红叶老师的稿件,他的学术严谨在圈内是尽人皆知的,他担心排版时把英文与希腊文字母搞混,特意在稿纸格子外用铅笔写上“英大写”“希小写”之类的字样,我对着稿子,对作者顿生敬佩之情,虽然当时我还不认识作者,但他的敬业精神和严谨学风使我至今难忘;还有一篇稿件,作者在文题下署名“某某惠”,而在文后的联系方式时又写作“某某慧”,我看后很生气,就与作者联系确认并批评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前后不一致,又怎么能谈到学术严谨呢,作者很受教育;还有一件事,2006年的一天,新任院长在全院处级干部大会上说过一件事儿,我记忆很深刻,他说他的表弟读博士,有一天打电话问他,学术论文的摘要怎样写,他听后很生气,回答说不会写就别写,就别读博士了!博士甚至教授不懂学术论文摘要如何写,在今天恐怕绝非个案,由此可见当今的学术精神与学术风气。编辑出版是一项既要有较高学术修养,又要有扎实细致精神的工作,对敬业精神要求很高,否则白纸黑字,是会留给后人把柄被人嘲笑的,这是这项工作的职业要求。编辑部的同仁们,今天大都养成了啄木鸟的习惯,走到哪里见文字就挑刺儿,这是职业本能啊!

《统计与信息论坛》能走到今天,能被我国三个公认的核心期刊评价机构收录,而且还连续多年被评为“中国国际影响力优秀学术期刊”,我与同仁开玩笑说,这是风云际会!我能把编辑“这碗饭”端到今天,也是命中注定吧。在 30 多年的编辑出版工作中,我从助理编辑一步步晋升到编辑、副编审、编审,还长时期担任编辑部副主任和副主编,主持编辑部工作,在纪念改革开放 40 周年之际,我从个人工作视野的角度,写出了自己的感悟,或许对学校以及本刊这几十年的变迁,提供了一个小小的很特别的窗口。如果说全校工作是一盘棋,那我就只是这棋盘中的一个小卒子。如果说近四十年我国期刊业的发展像波涛汹涌的江河,那《统计与信息论坛》就是其中的一朵浪花。2018 年年底我就退休了,又被编辑部返聘继续工作。回望这几十年的工作历程,我感慨良多,如果用最简练的语言来概括,那就是:干成大事靠才干,做好小事需敬业。在我们这样的学校,能把一份很不起眼的学术期刊办到现在的程度,我问心无怨,心中的成就感只有自知。而在这 30 多年的办刊实践中,我也浪得了不少虚名,如先后获得全国优秀青年编辑田家炳奖、陕西省高校学报事业突出贡献奖、陕西省高校学术期刊编辑奉献奖、全国高校社科期刊优秀编辑学论著、全国高校学报事业突出贡献奖、陕西省高校学术期刊优秀主编、陕西省高校优秀社科期刊主编等荣誉或奖励,这也算是一种满足吧。

(作者系西安财经大学《统计与信息论坛》编辑部编审)

(注:本文摘自《中国期刊年鉴》2019卷《足音——全国从事期刊出版工作30年出版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