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谈|孟黎东:怎样才能做到不读死书、读书死?

2021-01-19 11:01 浏览量:1483
【字号: 打印  

最近对读书的思考让我感到世上读书人虽然万万千,但是不会读书的仍有千千万。书,怎么读?有两个说法,一是清末文人孙宝瑄的,他在《忘山庐日记》中说,书无新旧无雅俗,就看你的眼光。以新眼读旧书,旧书皆新;反过来,以旧眼读新书,新书皆旧。

林语堂说得更有趣,只读极上流的,以及极下流的书。中流的书不读,因为那些书没有自家的面目,人云亦云。

最上流的书必须读,这不用说。可是为什么要读极下流的书呢?极下流的书里泥沙混杂,你可以沙里淘金———因为社会偏见,很多先知先觉者的著述,最初都曾被查禁。这大概从大的方面说清楚了读书的决窍。

读什么书很重要,更重要是的读书到底干什么?不少读了很多书的人并未弄清楚。我归纳一下,大约有这么几类目的。一是读书为了经世纬国,像李大钊、毛泽东这样有志向的人;二是读书为了混饭吃,芸芸众生皆如此,较为普遍;三是读书为了掌握实用工具,解决技术上的事,如从事科研的人;四是读书为了颜面,尤为大富翁更甚,自身本无文化,但定要有在客厅挂几幅名人字画,以显儒雅;五是读书为了显摆和炫耀,这多半是有一定文化的人,为显示自已博览群书,开口便是康德黑格尔莎士比亚、马恩毛列等等;五是读书为了休闲,并无实际目的,这是读书的一种很高境界,一般人难以做到。

我以为,无论读书为了达到什么目的,最根本的一条:读书要有用。章太炎对读书问题讲了四句话:学问以自修为主;不明白处则问之;将人生忧患与书本知识相勾连;将书里的东西变为自己的思考。我尤其赞赏最后一条,读书与运用,就像播种与收获一样。读了很多书,连一篇像样的文章都没发表过,还能说你读书有样吗!我现在因工作原因,与期刊打交道比较多,大凡读书功夫深的人,必有成果发表于各种刊物,亦或报纸也算成果。所以,我的看法是,读书一定要把书读成自己的思考,这种思考一定要变为自己的研究成果。反之,读了几书柜的书,一篇文章也没发表,无疑把自己大脑也变成了书柜。

(作者系安徽省期刊协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