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激荡在中国当代文学的潮头——《百花园》创刊70周年志庆

2020-12-19 07:20 浏览量:1094
【字号: 打印  

2020年(庚子年)秋,在全国抗击新冠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在即将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百花园》创刊70周年志庆。此时,回望已经跋涉过的漫漫长路,追忆曾经的风雨彩虹,回顾我们的初心与努力,检视我们已经拥有的、我们正在争取的,展望一下我们的未来,将使我们明天的脚步更为坚实。

1948年10月,刘邓大军解放郑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生气勃勃,百业待兴。1950年11月,郑州市文联召开首届“文代会”,《郑州文艺》创刊。1952年停办。1958年以《百花园》为刊名复刊。1950年代到1970年代末,可以称为《百花园》的前史,其间三十年,刊物三易其名,办了停,停了又办,虽山重水复,倒也柳暗花明,它是《百花园》诞生、求索,在几度风雨中退隐而终于健康复出的过程。它只是一个小小的文艺刊物,然而它始终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脚步。它的成长得益于党和政府对文艺工作的高度重视,尤其在1953年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将郑州列为新型工业基地,郑州市掀起了工业建设高潮。1954年秋,河南省会从开封迁至郑州,郑州进入了全方位天翻地覆般的飞速发展时期,其中当然就有文学艺术的活跃身影。今天,我们从1958年的《百花园》上仍可感受到20世纪“50年代”的热潮与活跃。《百花园》出刊就是月刊,所发作品的作者许多是一线的工人、农民、军人和其他各行业的基层作者,编者在“发刊词”中满怀激情地形容当时郑州呈现在“精神磅礴的气势下”,人们“面对着这神话一般的现实和奇迹满眼的生活”。

从《郑州文艺》到《百花园》,这本刊物都是综合性文艺刊物,它不仅刊发文学类的小说、诗歌、散文、特写,还包括戏曲、曲艺、美术作品等,但限于版面(《百花园》早期34个页码),难以发表较长的作品。作为一份期刊的主打品种 “小说”——其绝大部分,只能是小小说了。值得记下的是,提倡小小说,已经成为当时《百花园》办刊人的自觉行动。1958年第5期“编者的话”中说:“这一期,小说散文增多,特别是小小说,比以往任何一期都增加了”,“小小说增多是一种可喜的现象,我们希望广大读者、作者继续和我们合作,多写短小精悍生动活泼的……小小说和散文、特写”。因此,《百花园》成为中国最早提倡小小说的文艺报刊之一。不必讳言,中国当代小小说作为一种相对独特存在的小说文体,在“大跃进”时期全社会对“多、快、好、省”的追求中得以发轫,人们找到了最适宜于时势的叙事文体——小小说。对于“大跃进”和彼时期兴盛一时的小小说,自然可以指出若干时代的烙印与负面因素,但是,如同人与社会都会成长,作为一种审美实践的文体,自然也会在不断探索中嬗变,何况,小小说是一种叙事艺术的形式,它有自身进化的规律,具有对现实时空的超越性。

我们在回顾倡导小小说文体历史的时候,尤其不能忘记1950年代前辈文学大家们的不懈努力。茅盾先生以《一鸣惊人的小小说》为题发表评论,对多篇小说作品做深入点评,他赞扬“以‘小小说’的名称经常出现在报刊上的两千字左右的作品,放射了惊人的光芒”,他热情鼓励业余的小小说作家,“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劳动人民自己的施耐庵和曹雪芹的萌芽”。老舍先生以《多写小小说》为题发表评论,呼吁作家们注重小小说,在“短而精”上多下功夫。老舍先生很早地意识到未来的小小说在文体上将更具有独特性,他提出“我们更希望把小小说当作一个新体裁来看待,别出心裁”,好的小小说具有“鲜桃一口”之效;他还准确地道出小小说创作上的一个带有根本性的规律,即小小说是“控制的艺术”,“善于控制是艺术本领”。

从1958年到1960年的三个年头,是《百花园》的第一个兴旺期,它团结造就了一大批作家和诗人,尤其是培养出一批年轻作者;它在短时间内就拥有较高的发行量,形成全国性影响。1960年10月,《百花园》因自然灾害而停刊,随后是“四人帮”文化专制横行下的十年文化浩劫。

1978年1月,《郑州文艺》复刊,特请著名作家茅盾先生题写刊名。从第5期开始,由省内发行改为全国发行。《郑州文艺》迅速汇入全国文艺界思想解放、拨乱反正,文学焕发生机、创作空前活跃的文化复兴热潮之中。李准、叶文玲、徐慎、刘庆邦等一大批当时文坛上的佼佼者都曾活跃在本刊,很多当年的青年作家已成为当今文学界的领潮人物。刊物虽三易其名,但在曲折的发展过程中,它还是形成了若干特质:它总是敏捷地反映现实生活;它总是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它致力于办成青年文学刊物;同时它注重“小小说”的文体价值。

20世纪80年代,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全面贯彻,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狂飙突进的新时期。1980年代,也是《百花园》快速发展,进入第二个兴旺期的十年。1981年初,《百花园》带着新春的气息复名面世。次年改为月刊,第1期刊发编辑部文章,进一步表明将刊物办成青年文学月刊的定位。

改革开放对社会生活的变革是巨大的、深刻的。在1980年代,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改革开始逐步取代计划经济体制,“富起来”的意识渐渐充实着社会心理的空间,致富渐渐成为人们的追求目标。港台流行文化、通俗文化随着电视普及涌入大众的文化生活,强烈地冲击着传统的文化传播方式和传播工具。其中,文学期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新情况、新问题。作为一家面向全国发行的地方文学刊物,《百花园》较早地考虑发展的问题,及时地进入新时期文学期刊领域的博弈角色之中,启动自己的办刊叙事:在定位上坚持“青年文学”的主旨,突显其开放性、敏锐性,在特色上强化现实感与文学性的融合;在“主打”上树起“小小说”之旗。《百花园》长期坚持“青年文学刊物”的定位,是由郑州市作为轻工业重镇的发展史所决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家调集各种工程技术人员和产业工人汇聚郑州。在快速增长的郑州人口中,青年工人成为最广大、最有创造力、最有青春激情和活力的主体。《百花园》还有一个重要的传统是其开放性,也与郑州的发展历史相关。1906年京汉铁路通过郑州,1913年汴洛线并入陇海线,两条铁路干线交会郑州。郑州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由工业之城到商业之城再到国家中心城市,郑州的文化成为一种多元的文化、开放性的文化,因而作为郑州文化名片的《百花园》也不可能以封闭性、地域性风貌示人。

1980年代之初,《百花园》面向青年,将“青年文学”的定位与“小小说文体”的探求相融合,在扶持并团结青年作家、争取全国青年读者方面效果显著。在20世纪80年代的文学大潮中,既有白桦、李准、冯骥才、流沙河、刘绍棠、赵大年等大家名流彰显着《百花园》的文学品质,又有当年青春焕发的舒婷、苏童、田中禾、阎连科、周梅森、苗长水、乔良、刘庆邦、刁斗、熊召政、肖克凡等或驰名文坛、风头正健,或已引起文坛瞩目、创作前景不可低估的新锐前锋,更有不胜枚举的越来越多的小小说创作者。应当说,1980年代这十年的办刊,是《百花园》逐渐向小小说聚焦的过程。1982年《百花园》7月号在开篇位置,一次推出4篇小小说,并为此刊发一篇综合评论。

1982年10月,对《百花园》来说,是个“光辉的十月”,是喜庆之月、成功之月,其光辉就发自《百花园》开天辟地的第一个“小小说专号”,这个专号对于郑州、对于中国当代小小说事业具有纪念碑意义。这个专号向世人昭示:《百花园》已将倡导小小说文体放在办刊的战略性位置。这个专号的成功在于编辑部同人锐意进取的办刊雄心、深谋远虑的筹划和扎扎实实的精心准备。“专号”共33篇小小说,由孟伟哉、南丁、冯骥才、母国政、徐慎、赵大年、航鹰、甘铁生、史铁生等名家领衔登堂,新锐作家云集,保证了较高的艺术水准。“专号”迅速在全国产生巨大影响,好评如潮,进一步扩大了《百花园》在全国的影响。此后,《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大量选载《百花园》上的小小说,小小说作品在《百花园》上发表,就有质量上的“认证”之喻。1983年推出两个“小小说专号”,1984年则推出4个“小小说专号”,主打小小说,可以说渐入佳境。数年间,《百花园》拥有值得自豪的发行量。为了将倡导小小说作为一项崇高的文化事业并使其走向繁荣壮大,杂志社经过紧张的筹备,《小小说选刊》(月刊)于1985年1月正式创刊,创刊伊始就以选优精准、面貌清新赢得全国广大读者的青睐,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百花园》在1986年第5期《致读者》中宣示:“经过长期探索和反复实践,根据自己的基础、条件,我们将致力于促进小小说创作的繁荣和发展”,“创作函授——创作园地——作品选刊——创作理论研究,这是一个系统地发展当代小小说创作的蓝图,也是我们正为之努力的”。我们的努力得到文学界的热情鼓励。1986年初夏,杂志社邀请首都作家邓友梅、汪曾祺、林斤澜、陈建功、赵大年等出席小小说创作与发展座谈会,时任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的邓友梅说:“作为反映我国小说创作的一个方面,小小说是有活力的……小小说成为一种文体,打入世界,完全是可能的。百花园杂志社有志做这个工作,很有意义,你们应该走在前面,执全国小小说之牛耳。”此次座谈会后不久,《百花园》在第7期《卷首寄语》中又一次明确:“我们选择了这条道路:公开宣言为我国小小说新的崛起而努力。”

1980年代的十年,我们以《百花园》杂志为平台,以倡导小小说为旗帜,是努力促进郑州成为当代小小说中心的十年。十年来,百花园杂志社两刊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和先进文化传播的重要媒介之一。

从1990年代初到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百花园》以与时俱进的改革精神和探索的姿态投入办刊实践,不断地推出新举措,形成了《百花园》 《小小说选刊》及其小小说事业的第三个兴旺期。20年来,百花园杂志社致力于打造当代小小说文化品牌,使小小说创作队伍成为中国当代文学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军”。

从1990年第1期起,在《百花园》封面刊名之下,赫然加上“小小说世界”五个字,“意在昭示海内外文坛,表明我们要为中国小小说的发展与兴旺竭尽全力的决心,让五彩缤纷的小小说之花盛开在《百花园》”。

为有力地促进小小说创作的繁荣发展,不断提高小小说文体的文学品质,团结和扶持小小说作家,持续壮大小小说作家群,《百花园》在20年间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在全国各地举办数十次创作笔会、理论研讨会和作品讨论会。1990年5月举行的“汤泉池小小说笔会”,是第一个全国性笔会,标志着小小说作家群的形成,彰显出杂志社致力于壮大小小说作家队伍的坚定决心。1995年9月在北京举办“当代小小说作家作品讨论会”,王蒙、束沛德、叶楠、林斤澜等著名作家、评论家,30多位小小说作家、编辑家与会,这是中国小小说作家在当代文坛上又一次集体亮相。2002年4月,由中国作协创研部、《文艺报》、《百花园》、《小小说选刊》联合举办的“当代小小说庆典暨理论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作协领导同志,部分首都作家、评论家和数十位小小说作家、小小说研究专家和编辑家与会,标志着小小说文体确立了在中国当代文学家族中的重要地位,小小说作家队伍已进入世代相续、不断扩大的态势。

随着小小说文体倡导上形成新的格局,《百花园》与《小小说选刊》需要分别强化其职能定位。《百花园》要聚精会神地推出原创新作,致力于扶持、造就和扩大小小说创作队伍,致力于提高小小说创作水平和文学品格,《小小说选刊》则以选出精品、办出一流选刊为己任。从1993年1月起,《百花园》改为“海内外倡导小小说的标志性刊物”——小小说专刊。1990年代的十年,《百花园》连年举办“全国小小说大奖赛”,成为文坛一大盛事,擂台万众瞩目,稿件雪片般涌来,名家高手云集,各地新秀迭出。当今仍活跃在文坛的小小说名家们,几乎都参加过当年的大奖赛。《百花园》以各种方式扶持和推出小小说作家,从编辑专号到编发每位作家的“专题”或“系列”,从单篇推出到通过精心的编选以五篇、十篇成组推出,这是促进作家提高创作水平并形成创作风格的过程。进入新世纪以后,随着各地小小说作家群的形成,《百花园》从对单个作家的推出到集束式推出某地小小说作家特辑或某次创作笔会特辑,有力推动着全国各地小小说创作蔚成大观。1995年1月,《小小说选刊》改为半月刊。改刊成功,进一步扩大了小小说的文化影响力,满足了广大读者的文化需求,适应了大众的阅读节奏,同时取得了可喜的经济效益。

小小说评奖、颁奖和节庆活动是促进小小说事业发展、打造小小说文化品牌的重要方式。杂志社长期举办《百花园》年度优秀作品评奖与颁奖、《小小说选刊》两年一次优秀作品评奖与颁奖。2005年,由郑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百花园杂志社承办的“中国郑州·小小说节”设立并举行,中宣部、中国作协领导,王蒙、冯骥才、翟泰丰、陈建功、吉狄马加、雷达等著名作家与评论家,郑州市委、市政府领导出席节庆活动,通过各种媒介跟踪报道,拓展和提升了小小说文化的大众影响力。

跨入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百花园》进入自己的第四个兴旺期。近十年来, 我们积极地融入新传媒时代经济文化环境,勇于探索互联网条件下的文化传播规律,多方开展与其他传媒的合作,以多种方式进一步拓展小小说读者这一最为广大的读者群,在文艺事业与文化产业发展相融合的康庄大道上豪迈前行。

我们的努力也得到了业界的关注与认可。2010年,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在“坚守与突破——2010中原作家群论坛”开幕致辞中高度赞扬郑州小小说:“新时期以来,河南文学的另一个亮点是以《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为根据地形成的,以郑州为龙头的全国小小说创作中心,它以充满活力的文体倡导与创作事件,有力地带动了全国小小说的发展。”

2012年11月,在郑州市文化体制改革的进程中,百花园杂志社由自收自支事业单位转企改制,更名为“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小小说传媒”。我们迅速地融入体制转型的运作之中。我们认为:体制变了,但我们的文化使命没有变;体制转型的根本目的从来就是为了最大可能地解放文化的生产力和创造力,是为了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相统一。

我们致力于在新形势下将小小说文化品牌打造得更加鲜亮,使当代小小说中心更加适应新时代的发展要求。我们坚持《百花园》《小小说选刊》的精品化战略,长期保持两刊质量“一级期刊”“优秀期刊”的高标准。2017年,两刊蝉联河南省一级期刊。2018年度,在全省期刊质量抽检中, 《百花园》为“零差错”期刊。2015年以来,我们连续承办由省、市纪检监察部门主办的面向全国的反腐倡廉小小说征文、大奖赛活动,发挥小小说短小精悍、反映现实敏锐、为社会大众喜闻乐见的优势。这些活动的开展,弘扬了反腐倡廉的正气,促进了廉政文化建设,在征文活动中也不断涌现出小小说创作新人,一批又一批精品佳作不断获得社会大众的广泛赞誉。2017年7月,由中国作协创研部、中国小说学会、人民文学出版社、河南省作家协会、郑州市文联、河南省文学院主办,小小说传媒及其两刊承办的“《小小说选刊》优秀作品颁奖典礼暨冯骥才小小说集《俗世奇人》讨论会”在郑州举行,冯骥才、陈建功、刘建生,数十位著名作家、评论家,多家广播电视台和报刊编辑、记者出席活动。通过新闻媒体的广泛报道,进一步提高了郑州作为中国小小说中心的美誉度。2018年,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开展“改革开放40年最具影响力小小说”评选活动,遴选出改革开放40年中最受大众欢迎、闪耀着经典之光的小小说精品40篇,编辑出版了特刊向全国发行,得到文学界和读者的高度评价。

我们积极探索小小说跨界传播方式,努力开拓新型传播模式。2015年底,小小说传媒开通官方微信平台。2016年2月,小小说传媒官网正式从“线下”到“线上”,为小小说文化传播插上腾飞的翅膀。2016年11月,在郑州人民广播电台演播厅举行了星光小小说网络电台开播仪式。星光小小说网络电台是由小小说传媒与蜻蜓FM河南联手打造的互联网类型化广播,以小小说为核心内容,在国内开了先河。小小说传媒拥有作品版权,蜻蜓FM河南拥有强大的音频制作及传播能力,双方在合作中优势互补,携手达成小小说作品由视觉到听觉的升级、转换,创造适合大众需求的文学艺术产品,实现共赢。2018年9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小小说选刊》、星光小小说网络电台联合主办“《小小说精品系列》新书发布会”,是小小说期刊与图书出版社、互联网跨界联合的又一实践。在这次活动中,隆重推出冯骥才、孙方友、聂鑫森、杨小凡、张晓林、相裕亭的精品选集,取得极佳的传播推广效果。

我们开发雄厚的小小说文化资源,编辑出版各种小小说精品佳作图书,在将小小说作品经典化的过程中进一步扩大小小说事业的文化积累。从百花园杂志社到小小说传媒,我们倡导小小说数十年,拥有雄厚的小小说作品资源和作家资源,而这种资源具有时空的超越性和艺术能量的持续发挥性、延展性,这是小小说传媒的巨量宝藏。近年来,小小说传媒先后与海内外千余位作家签约,通过版权交易优先取得其作品版权,策划、编选、出版了20余种丛书及精选本,盘活了丰富的作家作品资源,实现了小小说的规模化文化生产。今天,中国优秀的小小说作家们不再是文学主流边缘身轻力薄的写作者,而是大批拥有较高知名度、美誉度、著作畅销的著名作家,正因为小小说拥有最广大的读者,而这些读者选择了小小说。

实践证明,只要心中装着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勇于进取,就会得到理想的回报。2014年,小小说传媒被评为郑州市第二批文化产业基地,小小说传媒申报的“小小说数字化出版项目”入选河南省文化产业扶持基金项目库。2018年9月,小小说传媒获得中国阅读学研究会评选的“华夏书香地标”称号。2019年9月,《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入选中国期刊协会、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评选的《中小学图书馆推荐优秀期刊目录》。同年,小小说传媒获得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网络出版许可证。2020年9月,《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入选BIBF(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2020中国精品期刊展”。

栉风沐雨七十载,人间正道是沧桑。翻过《百花园》70年成长史,新时代的篇章已开笔书写。

——我们将把倡导小小说文体提高到小小说文化建设的高度,致力于在广度和深度上增强小小说文化的社会影响力。经过数十年的孜孜耕耘,在21世纪的中国文学场域里,小小说已成为社会覆盖面较大,满足着不同文化阶层和多年龄段读者大众需求的精神文化产品,在这种文学形式的创作、欣赏中倾注着人们的人生感悟、思想活动、情感情绪,寄托着人们的浪漫情怀和美好憧憬。在多媒体融合传播和文化信息空前多元化的时代,对大众来说,小小说既是一种艺术品质高雅的美文,又是一种没有任何接受阻隔的精神食粮。我们坚信,小小说文体的存在发展、未来前景与人类的生活、生命、心灵、情感息息相关,这种精短的叙事艺术形式具有跨时代、跨文化、跨地域的特性,人类永远需要它,小小说的文化价值由此而来,追求并提升这一价值就是《百花园》长期的办刊方向。

——作为一家文化传媒,我们将长期秉持“内容为王”的办刊理念。《百花园》历经70年发展,从中获得的经验之一,就是无论时尚风潮如何变换,绝不盲目跟风,始终坚持向读者大众提供品质优良、雅俗共赏的文学作品。当今互联网攻城略地,融媒体集结发力,《百花园》的传统传播模式遭遇挑战。我们的姿态是积极融入,用其之长,补己之短。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在信息垃圾堆积的情形下,碎片化、泡沫化的“阅读”,也给人们带来思想的钝化、判断力的减弱,当人们从眼花缭乱中抽身而出,清醒地回到现实人生,他们需要的仍是价值和品格。“好看的皮囊千千万,有趣的灵魂万万一”,这句俗语形象地道出一个真理:价值和品格才是文化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产生于达到高品质的、内涵深厚的原创内容。可以自信地说,《百花园》数十年来对小小说文体的倡导,正是一种原创性的耕耘、原创性的建设。我们的自信还来自于大众文化素质、审美能力的不断提高,这是小小说文体不断壮大的根基。在21世纪,大众对精神文化生活、文化产品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求新求变的渴望越来越强,因而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们将更加精准地把握社会大众对小小说文化的需求和期许,坚持精品化的办刊目标,发扬创造性的工匠精神,提高小小说文化内容的策划、创意能力,多方式推出小小说佳作,延伸小小说的产品链,增强小小说文化的传播效果。

——我们将同全国几代小小说作家心贴心、肩并肩地一起奋斗,一起创造,一起成长。我们深知,小小说文体的今天、郑州成为小小说中心和小小说文化影响力的形成,是几十年来全国的一代又一代小小说作家和我们长期共同努力,以创造性的劳动所取得的珍贵成果,我们对几代小小说作家充满感激之情!《百花园》——小小说世界今天的荣誉,正是全国几代小小说作家的荣耀。在未来小小说创作的繁荣发展和小小说文化建设中,更要依靠一茬又一茬小小说作家辛勤的创作给予鼎力支持。正如很多小小说作家所说:“《百花园》——郑州市伊河路12号是‘小小说作家之家’。”我们将把这个家经营得更温馨、更宽敞,我们将及时地了解小小说作家们的需求和期盼,尽己所能为小小说作家们提供多方面的服务和帮助。

在欢庆《百花园》创刊70周年之时,我们不禁生出一种感慨:郑州开放型的文化孕育了小小说,小小说又以自己的方式向海内外传播着郑州。未来,郑州将成为中国中心城市之一,以灿烂的黄河文化和现代文化走向世界。我们仰首畅想:作为黄河文化中的一支,中国当代的小小说事业在未来数十年之后的中国文学、世界文学的海洋中又将激起怎样精彩的浪花?可以设想:如果某一天,文化史的撰写者来探问:从20世纪中叶到21世纪中叶,郑州《百花园》的办刊人为中国人的文化生活做过些什么?郑州人为中国文学艺术的繁荣做出过什么贡献?那么,他将得到这样的答案:说不尽的《百花园》,说不尽的小小说…… 我们将带着这样的自豪、这样的激情,朝乾夕惕,殚精竭虑,为《百花园》,为小小说而努力工作!

(任晓燕,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编辑、《百花园》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