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谈|介子平:编辑案头除去其他,尚须一把切玉之刀

2020-12-15 08:30 浏览量:844
【字号: 打印  

编辑属案头工作,一支笔,一张纸,一台电脑,一副桌椅足矣。

      虽如此,编辑程序却繁琐至极,苛细至极。早期编撰合一,不过辑佚、辨伪、校勘、分类几道程序,一本书具备书名、作者、卷端、题名、序、跋、凡例、目录、牌记、题识、刻工、避讳体例即可。之后流程大增,细分包括征稿、来稿登记、审读甄选、选题论证、确定计划、签订合同、文稿加工、发稿、装帧设计、封面设计、排版、打样、校勘、定稿、选纸、印刷、装订、宣传、销售、接受反馈、制定再版计划等等。具体到文稿加工环节,包括改错、修饰、压缩、删节、补充、改写、校订、核对、统一、修描、标注、清理等等。制瓷工序七十二道,编书有过之。故曰编辑案头除去其他,尚须一把切玉之刀。

      成书只是完成了可见程序之半,投向市场后,有待促销手段持续支撑。先前是请写手连篇累牍发书评,后来是请作者东奔西跑签售,此招似已过时。以前在实体书店,营业员紧阻慢止,塑封拆开一堆,如今,上面拆开的那本,也无人翻阅,只得将卖场一缩再缩,且作咖啡厅、陶艺吧,另辟蹊径,以求生计。促销在于奇招,有会场扮剧情人物者,有场外铺设红地毯者,但仍难以吸引眼球,读者早已清楚,天上飘的并不都是云。缺少数据资源,无以谈产业,缺少数据思维,无以言未来,若有数据却黯淡,也无从谈产业言未来。

      除此之外,买榜单者有之,然买得了一两家公司的导扬,买不起所有公司的发布。加腰封者有之,滥用名人推荐,所引数据无法考证,迎合佻浅之性,故作偏执之论,浮夸之词更是不着边际,叶兆言散文集《动物的意志》的腰封文案为“中国具备夺取诺贝尔文学奖实力的作家不止一个,除了莫言,至少还有叶兆言”,似与莫言叫板;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的腰封文案为“中国人的千年孤独”,堂而皇之欲与《百年孤独》比肩,作者本人看后也直呼过了过了。久住坡,不嫌陡,流行离开,却不擅长告别,十多年过去了,成功的营销案例还是那么几个,无非《狼图腾》《哈利·波特》《于丹<论语>心得》尔尔。

      出版业虽是一个兼具经济与文化使命的特殊行业,仍不脱常规。目光所及之处,金钱必将追随,资金跟不上,年轻编辑试图以自媒体的省略成本,传播出版信息,尝试精准投放,宁可做过,不可错过,然点赞者不少,也招来索书者若干。欣然意有会,谁与共欣赏,困惑众人叫好之书,何以卖不出去?

      一站式服务,尚且包括支付稿酬、扣除版税等等。你随意地付出,对方不肯做廉价的自己,“这点也征税?”你需耗尽口舌,“八百块起征,国家规定”。

      技术形制越复杂,付出心血便越多。春迟秋至,寒来暑往,如我这样的老编辑,案头还需加一副花镜。

(感谢介子平先生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