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OA期刊(OAMJ)的前世今生

2020-12-04 09:08 浏览量:1299
【字号: 打印  

与传统的订阅式期刊相比较,OA期刊通常具有更高的载文量。例如:SCI发布的2019年度《期刊引证报告》(JCR)收录的多学科期刊有71种,其中24种OA期刊(占总数的33.8%)发表论文45424篇,占71种期刊发表论文总数57357篇的79.20%,其中载文量最大的两种OA期刊PLoS ONEScientific Reports在2019年刊发的论文数分别为16145和20424篇,高出当年SCI期刊的刊均载文量(178篇)约两个数量级,占全球SCI期刊当年总载文量(1667891篇)的2.2%。

PLoS ONE在2006年创刊时载文量仅137篇,2013年载文量猛增至32,926篇,其创始人Binfield在2011年甚至预测,2016年全球大约50%的科技论文发表于约100种类似PLoS ONE的巨型OA期刊(Open Access Mega Journal,OAMJ),大量一般性期刊的稿源将开始枯竭,更加引发了学界对OAMJ的关注和研究。

1. 巨型OA期刊(OAMJ)缘起与发展

OAMJ通常具有以下四个主要特征:(1)年载文量高或创刊时以此为目标;(2)同行评审相对宽松,通常以研究成果的科学可靠性(soundness)而不是创新性(novelty)或重要性作为同行评议的标准;(3)学科范围比较宽泛;(4)商业模式基于作者方支付论文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APC)。

鉴于OAMJ的影响主要来自于其巨大的出版规模,本文将2018年或2019年度JCR中载文量大于1800篇的OA期刊划归为OAMJ。主要理由如下:

(1)2010年以来,一部分专业性OA期刊发展快速,在载文量上已稳步超越或接近部分OAMJ期刊。例如,OA期刊IEEE AccessSustainability在2019年的载文量分别为14985和7184篇,在当年JCR收录的9370种期刊中位列第2和第4。由此看来,“学科范围比较宽泛”这个曾作为高载文量的基石已不再是必要条件。

(2)“同行评审相对宽松”一直是OAMJ被诟病的主要原因之一,也被认为是OAMJ容量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然而,近年来出现了以较高新颖性和重要性为同行评议标准的OAMJ,如Nature Communications,也使得“同行评审相对宽松”似乎不再成为OAMJ的必要条件。因此,本文淡化“同行评审相对宽松”这一相对主观判断作为OAMJ的选择标准,可以更方便地界定OAMJ。

(3)2018年和2019年JCR中全部8996种和9370种期刊的平均载文量分别是174篇和178篇,超过该数值一个数量级(10倍)的1800似可称为“巨型”。据此有33种SCI期刊可划归为OAMJ.

2 OAMJ的出版与运作

OAMJ的出版模式和商业模式及相关争议主要如下:

1)学科范围。刊载论文以生物医学类为主。虽然学科范围广泛,但生物医学类文章仍然是巨型期刊的主体,可能与生物医学领域对金色OA出版更为认可有关。此外,有些出版商为期刊品牌和运营的考虑,采用具有类似巨型期刊特征的系列期刊题名,如BMC系列(60种),Frontiers系列(54种)。这些期刊虽被视为各学科领域的专业期刊,但期刊名具有整体性标志,且编辑出版和学术营销时也以系列期刊形式作为整体运作。

2)同行评议机制。基于科学可靠性的审稿方式极具争议。强调采用基于研究成果的科学可靠性而不是重要性程度的同行评议,是认为科学上可靠性的判断更具“客观性”,而有关研究成果的创新性、潜在重要性、广泛兴趣性的判断则具有主观性,并且创新性、重要性和广泛兴趣性的判断实际上可由论文发表后的被接受和使用(下载、转发、引用等)来测度。反对者则认为基于可靠性的同行评议降低了质量控制标准,是轻度的同行评议(light peer review);并且,有相当数量审稿人认为自己是通过判断稿件的创新性、重要性在发挥学科塑造的作用,OAMJ的审稿方式可能不利于鼓励审稿人参与审稿活动。

3)商业模式。基于收取APC运营的商业模式备受质疑。OAMJ采用作者付费出版、读者免费获取的出版模式被认为是对传统出版模式的颠覆性创新,对学术出版整体环境的改变有潜在的贡献。同时,由于OAMJ采用相对较低的学术质量控制流程,并且巨大的出版规模可以使出版商获得巨额盈利,因此不断有学者质疑出版商创办OAMJ的动因和目的,认为某些OAMJ是出版商通过论文批量出版获取利润的“摇钱树”。

科研人员(作者、读者)对巨型OA期刊的认可程度一直倍受期刊出版者和文献计量分析人员关注。基于OAMJ作者的调查结果显示,作者选择OAMJ的主要动因是OA出版、学术品牌、审稿速度、期刊的声誉等因素。

3 OAMJ的生命周期及影响因素分析

根据OAMJ年载文量和影响因子的发展演变,可将本文统计的33种OAMJ大致划归为年载文规模快速增长阶段、规模波动发展阶段、规模呈现衰退阶段三类。

1)规模快速增长。处于快速上升期的OAMJ表现为影响因子和年发表论文量均呈上升的态势。此类期刊中典型的期刊是NPG的Nature Communications

2)规模波动发展。此类期刊表现为影响因子经过高峰期刊后下降至平台期但年发表论文量波动起伏。代表性期刊是Frontier旗下的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和Nature出版集团主办的Scientific Reports

(3规模呈现衰退表现为影响因子和年发表论文量总体上呈波动下降的态势。PLoS ONE可划归为此类期刊,其出版量于2013年达到顶峰(32,926篇)后便持续下降, 2019年的出版量大幅降至峰值时的34%。

有分析表明,随着载文规模的快速扩大,PLoS ONE等巨型期刊日益面临着新的挑战。例如:如何协调和支撑来自不同学科的大量学术编辑、编委、审稿人,如何平衡不同学术编辑和审稿人所把握尺度的不一致性。尤其重要的是,随着规模的增长,OAMJ通常很难保持其早期出版的快捷性,出版速度出现明显下降,从而失去了其发展的核心动力(快速出版)。

 思考与讨论

随着OAMJ发展及和越来越多此类期刊的出现,OAMJ在未来学术交流中的作用很可能不断加大,其出版规模、学科范围、学术质量、商业模式等仍将难以避免地引发期刊界和科学界的持续关注和讨论。

PLoS ONE PeerJ等OAMJ基于科学合理性的“宽松”审稿方式对于大量的“一般性”研究成果的发表具有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对于研究数据或资料的积累也具有相当重要的学术意义。此外,有些OAMJ,如NPG的OA期刊梯队采取级联式(cascading)审稿模式,改变了传统的多轮次投稿、审稿和拒稿。这种做法解决了多次寻找审稿人的压力,加快了出版速度,并且降低了因多轮次同行评审所造成的额外成本。

通过对OAMJ的实例观察与分析,可以看出期刊的影响因子与出版规模呈较为明显的正相关性,显示影响因子可以比较客观地反映期刊的高声誉、品牌和作者的认可程度。可见,提升或保持期刊较高的影响因子和出版声誉对OAMJ的规模化发展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目前我国在OAMJ领域还处于空白阶段。在国内科研成果产出井喷、政策鼓励部分代表性成果在国内期刊发表的背景下,我国本土科技期刊的稿源数量和质量都正在大幅提升。我国拥有较强科技期刊出版实力和能力的出版机构应因势利导,一方面做大做强已有的品牌期刊,另一方面应尝试创办出版规模巨大的OAMJ,这不仅可以解决巨大数量科研论文的出口问题,而且也可以丰富我国学术期刊的出版运营模式。因此,分析已有OAMJ的生命周期和影响因素可以为我国创办和经营OAMJ提供有价值的借鉴和参考。

文字来源:任胜利, 高洋, 程维红. 巨型OA期刊的发展现状及相关思考.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20, 31(10): 1171-1180.

全文阅读:http://www.cjstp.cn/CN/10.11946/cjstp.202009020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