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700万粉丝,看看9个人的杂志社如何完成媒体融合的华丽转身?

2020-12-04 06:18 浏览量:607
【字号: 打印  

9个人的杂志社,从人数看,绝对是小社,但能量却不低。运作一份半月刊,运营着微信公众号、头条号、企鹅号、百家号等图文内容账号,同时还打造了西瓜视频、抖音号、视频号等正处于风口的媒体账号,它靠的是什么?

作为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管的一份党史类期刊,《党史博采》和其他大多数同类期刊一样,给外界“很专业,但也有距离”的传统印象。但它又是独特的,创刊于1988年,同年5月,世纪伟人、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亲自为它题写刊名。也许是邓小平同志“大胆地试、大胆地闯”的实干和创新精神的“召唤”,在移动互联时代,《党史博采》的9人团队,在媒体融合这条路上大胆上阵、量力而为、勇敢探索。很早便入驻了“今日头条”等内容分发平台,在网络视频的风口,又抓住了西瓜视频、抖音号和视频号的机遇,一个也没有落下。

凭借短视频的风口,《党史博采》在新媒体传播上创下了一个小高潮。从2018年底入驻抖音到现在整整两年时间,创作作品450余部,粉丝人数727万(含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点赞数量8000万次,播放量20多亿次。在抖音APP界面置顶的一篇“亲密无间的革命战友毛泽东与周恩来”作品,点赞数量近900万,播放量达1.8亿次。

大胆地试

“我们做新媒体的初衷很纯粹,就是想在互联网上发出正能量和主旋律的声音。”谈起4年多来在新媒体方向上的探索,《党史博采》杂志社社长、总编项东民说:“我们就是这么想的,但是在做的过程中没想到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影响,甚至产生了收益,算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党史博采》以刊登党史纪实作品为主,全方位、多角度、大视野地透视党史上的重要人物、重大题材。从伟人风采、台前幕后、将帅传奇、岁月回眸、史海观澜、史林折枝、军史钩沉等栏目名称便可见其内容的厚重与严肃。如何使优质内容让更多年轻人看到,如何让党史题材走进年轻人的视野,这是《党史博采》一系列触网动作的重要目标。

项东民说,因体量有限,《党史博采》的媒体融合之路选择的是“借船出海”的模式,没有能量自建平台,那就借助大型流量平台。入驻“今日头条”,《党史博采》开始主打图文输出,并将“图文内容输出”这一定位固定了下来,而视频账号则是这一定位的副产品。“我们是做党史内容的,希望在互联网上能给自己塑造一个党史类内容商的角色。”

如今,在“今日头条”这个国内最大的内容平台,《党史博采》已经跻身头部创作者之列。目前,内容推送3274条,阅读(播放)总量13亿,图文篇均阅读36万,多次夺得媒体榜(杂志)周冠军;视频条均播放达到47万,多次跻身西瓜视频周榜榜单(多次获得周榜冠军)。在其他内容平台如腾讯、百度等,《党史博采》同样稳定在头部领域,其微信公众号在全国党史系统微信公众号榜单中名列第一。

尽管是副产品,但《党史博采》在视频平台的表现却十分亮眼。据项东民介绍,2018年下半年,在图文领域已趋于成熟的情况下,杂志加大了系列多维产品的延伸布局,在静态图文基础上向动态视频领域进行拓展。开发出了系列短视频作品,先后入驻了西瓜视频、优酷等视频网站。这也为《党史博采》抖音账号上马提供了技术支撑和资源储备。

2018年是抖音生态从野蛮生长到理性成长的回归阶段,全社会对互联网正能量的呼声与日俱增,抖音平台也加大了对正能量的扶持,抖音平台需要党史的声音。

2018年11月,《党史博采》对抖音的传播规律和传播人群进行了细致分析,抓住抖音短频快的特点和青年受众这个最大群体。在内容上压控篇幅、提炼精华,将时长一般控制在半分钟、甚至几秒钟以内,符合了当前人们碎片化阅读的习惯。在表现形式上融入音乐、特效等时尚元素,吸引了青年人对党的历史的更多关注。迅速形成了“党史今日”“领袖风采”“共和国记忆”“感动中国”等多个栏目,打开了抖音局面。项东民回忆说,一篇周恩来出访亚非的15秒短视频,一夜圈粉20万,迅速奠定了《党史博采》在抖音平台的基础和地位。这个月,杂志又开通了视频号,覆盖更多受众。

在短视频平台很快获得较高的关注与点赞,大大超出了项东民的预期。“抖音对互联网用户的吸引力量之大,以及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对党史内容的热情之高是我们始料不及的。”这也让项东民看到了“做垂直领域的龙头、深耕党史内容”这一坚持的价值。谈起在新媒体平台获得的这种高光时刻,项东民说,感受到了“党史网宣、使命光荣”。“对于涉及党的历史不实传闻和历史虚无主义问题,我们都旗帜鲜明地给予坚决纠正和回击。”

项东民介绍,在利用新媒体宣传党的历史的同时,《党史博采》也在迅速配合社会热点、引领舆论观点、填补宣传盲点上下功夫,坚持做正确舆论的指导者、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者、优质内容的提供者,即时推出了以“短、实、新”为特色的视频等内容,充分把握了网上舆论引导的“时、度、效”。“在疫情防控、中美摩擦、台海局势等国际国内热点问题上,我们善于从历史角度检视问题、映射现实、寻找答案,推出了多部视频作品,发出了党史部门网上最强音,扩大了党史媒体的宣传影响力。”

杂志社副社长杨杰说,和抖音中一些账号相比,《党史博采》不搬运其他人的作品,不抄袭其他人的思想,走的是一条独立研发的路。“我们在如何找亮点、想思路、出精品上投入了大量精力,如:如何在党的浩瀚历史中深挖素材,形成自己的鲜明特色;如何在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事件上,突出自己独到的思想;在众多同行、同类作品中,如何能够通过作品的深度策划包装,引起平台的推荐和观众的共鸣等等。”                     

《党史博采》抖音号的异军突起,也给杂志社带来了一些合作商机,《我和我的祖国》电影推广方曾委托《党史博采》为电影做了多部抖音作品推广。据悉,下一步,杂志社也会在直播带货方面进行深入探索,为媒体深度融合提供更大发展空间。

久久为功

作为一家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在不能因新媒体业务增量而扩编的情况下,也只能选择调动全员力量。为了持续高效创作出高质量的抖音作品,《党史博采》杂志社成立了一个非常设部门“抖音工作室”,开展抖音创作。

对于这个平均年龄45岁,无视频专业人员,无视频工作经验的团队,所有视频能力均靠自学掌握相关软件使用。项东民甚至打趣地告诉记者,他们在视频产品上的第一次上手,是杂志社一位员工正在上高中的孩子给大家进行了2个小时的PR(视频处理软件)使用培训。

一家只有9个人的出版单位,没有财政预算,新媒体转型发展是在《党史博采》杂志社没有增加一个人,没有投入一分钱的情况下,靠调动大家积极性、充分挖潜取得的。这家“小”刊社在媒体融合的方向上,走出了“自我提升、独立创作”的道路。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党史博采》不囿于现实之难,在媒体转型上久久为功,4年时间,新媒体粉丝700多万,新媒体收入比例超过五分之一,打造了小体量出版单位成功破圈的价值样本。

“新媒体的空间还很大,如果你用心去做的话,它会给你带来很多惊喜。”回想过去这几年的经历,项东民说。“随着新媒体野蛮生长的上半场过去,蓬勃发展的内容平台再度呈现出对高质量内容的深度需求,内容为王的规律再度浮现出来,这是由传媒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重新进入内容需求主导阶段之后,新媒体中会自发地出现议题细分和垂直生态系统,表现为对特定内容的深耕,进而形成有比较质量优势的内容供给。不管什么时候,好的内容永远是根本,是舆论场上的‘硬通货’。”

注:源自《中国出版传媒商报》,题目本号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