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亦鸣: 编辑工作是我一生不悔的职业选择

2020-11-14 08:47 浏览量:503
【字号: 打印  

对编辑工作的向往始于小学时候的阅读爱 好。记得妈妈牵着我的手去工厂图书室借的第一 本书是《绿色的远方》,现在已不记得作者的名 字了,只记得书中描写了辽阔的大草原,讲叙了 内蒙古孩子们的放牧和学习生活,由此对“风吹 草低见牛羊”的那片遥远的绿色产生了无限的向 往,由此也感受到了书的神奇和魅力:它会为你 打开一扇奇妙的窗户,让你身未动,心已远,通 过文字去感知和触摸那些未知的世界。

因为工厂的图书室是只对职工开放的,孩 子们要跟着大人才能借阅。以后我又跟着妈妈在 图书室借阅了《朝阳花》《小兵张嘎》等书籍。 妈妈之所以会带我去借书,是因为她自己就是一 个文学爱好者,在我们家里就有《水浒传》《西 游记》《三国演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藏 书。知道我喜欢看书,邻居的同学打开了他家里 的那口大红木箱,扉页上盖着大红“奖”字的书, 平平展展地摞在箱底,都是他父亲的奖品。每次 去他家,他都会从箱子里拿出一本递给我,我看 完了以后小心翼翼地还给他。就这样,一本一本 地我读完了他父亲的所有奖品书:《创业史》《李自成》《红旗谱》……在那个书籍来之不易的年 代,至今让我对邻居同学心怀感激!

18岁的我到资江氮肥厂当了一名操作工人,四人一间的宿舍里没有风扇和空调,业余生活里 更没有电视和网络,但是新建的图书馆里却有许 多新书。这让我如获至宝,下班后的业余时间我 几乎都是在读书,很多的国内外文学经典名著也 都是在这一时期读完的:《静静的顿河》《战争与和平》《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幻灭》 《红与黑》《巴黎圣母院》《复活》,还有莫泊 桑、契科夫的短篇小说,但丁、泰戈尔、屠格涅 夫的诗选、莎士比亚的戏剧……工厂停产检修的 时候,我在车间里值夜班,就着厂房昏黄的灯光, 呼吸着氨气和机油混合的味道,我一个晚上读完 了巴金的《家》。在工厂的七年时间,我只回家 过了两个春节,其他的春节都是在读书中度过的。 我从每月19元的工资里拿出了1.5元钱,买了 一本康·帕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它也成 了我拥有的第一本藏书。

阅读多了,触发了内心的一些想法,自然萌 生了动笔的念头。那时候厂里的青工们自发组织 了一个文学爱好小组,大家在倒班休息时就会相 邀聚在一起,交流读书体会和感受,也会拿出自 己的作品互相传看,提出意见和建议。慢慢地, 陆续有文友的作品见诸于报刊。1981年,我的 散文《小塘荷叶》在长沙的《新创作》杂志发表 了,后来陆续又在《女友》《广西文学》《文学 月报》等刊物上发表了文章。

有了投稿的经历,就对编辑工作有了仰慕和 崇敬之情,编辑上班就可以看书,还可以接触四 面八方的作家、作者的来稿,丰富自己的知识, 提升文学素养,并且和作家们共同探讨和切磋文 学创作……但对于我这个在偏僻山区化工厂的一 个操作工人来说,这个职业梦想就像天边的星星 那样遥不可及。

不久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却让我无限地 接近了这个职业梦想。1984年,已经回到长沙当工人的我,在报纸上看到湖南省文联的《文学 月报》杂志招聘编辑,这真是天赐良机啊!我马 上就跑去报了名。招聘现场笔试是审读一篇稿件 并写出审读意见,还有就是指出和改正文章中的错别字。那次参加考试的有60多人,录取了6人, 一年后继续留在编辑部工作的只剩下我一人。之 后,我被借调到《文学月报》编辑部,在两年后又办理了调动手续,开始了我编辑的职业生涯。

当了编辑,才感觉到了编辑工作的博大精深, 对一篇稿件的取舍和评判是对编辑综合素质的一 个考验,涉及到编辑的道德观念、文学素养、知 识积累、审美水准等许多方面;看一篇小说,也 要考虑人物的性格特点及其性格发展的合理性、 事件发生的内在逻辑性、生活细节的真实和可信 性以及语言文字运用的生动形象性等诸多因素。 那时候没有网络和邮箱,我们看的来稿都是厚厚 的手写稿件,有的还是密密麻麻地写在学生用的 笔记本上。作为初审编辑,读完了稿件都要写出 具体的审稿意见并回复作者。前段时间,遇到了 一个当年的文学作者,现在已经在文学创作上有 所成就了,他竟然还保留了20多年前我给他回 复的信笺。

在《文学月报》(1987年改名为《湖南文学》) 的十年编辑工作中,我编发了国内一些知名作家 的稿件,也帮助许多业余作者发表了文学作品。 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我在业余时间参加了 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自学大专文凭考试,接着又参 加了湖南师范大学的汉语言文学本科函授,圆了 上大学的梦想。

在《湖南文学》担任编辑期间,我曾荣获全 国优秀“小小说”责任编辑奖和湖南省委宣传部 颁发的全省宣传战线“三创一争”优秀宣传思想 工作者。

1996年,我来到小溪流杂志社工作,因为 面对的是少儿读者,他们年龄尚小,道德和价值 观尚未形成,少儿杂志的引领和导向作用更为重 要,这让我更加意识到肩负着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少年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我们的杂志影响 读者,从进一步意义上说也就是在影响未来。” 所以,我在《小溪流》的编辑工作中,积极关注 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坚持高质量、高品位 办刊,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抵制不良思想的影响,拒绝庸俗低俗之风,努力向小读者们提供健 康有益有趣的精神食粮。

办杂志是一个始终不能懈怠的工作,在担任 小溪流杂志社主编以后,每期杂志从终审稿件到 杂志进厂前的终校我都层层把关,并召开杂志社 每期的编前会,对栏目和标题进一步审定,力求 精益求精。

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小溪流》的办刊质 量不断提高,根据龙源期刊网的调查数据,《小溪流》网站的点击量曾经名列亚洲第50位。经《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专家委员会审核同意,《小溪 流》被“中国基础教育知识仓库”全文收录。

《小溪流》杂志曾荣获首届国家期刊奖提 名奖、第二届百种重点社科期刊、湖南省十佳社 科期刊、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少年儿童推荐的优秀 少儿报刊、全国少儿报刊金奖、湖湘优秀出版物 等荣誉,小溪流杂志社被评为全省思想宣传战线 “三创一争”先进集体,湖南省首届青年文化示 范单位。

为了近距离接触读者,了解读者的阅读需 求,我经常和杂志社的编辑们一起深入目标读者, 推广文学阅读,倾听读者的意见和建议;我们还 积极向贫困山区赠书送刊,送杂志下乡,所到之 处,受到了师生们的热烈欢迎。

小溪流杂志社还成功举办了纪念秋收起义夏 令营、“相约凤凰”夏令营,并联合省交警总队等单位进行了交通安全和远离毒品等公益宣传和 征文。2015年暑假期间,小溪流杂志社联合湖 南新广局,分别在湘西、浏阳、怀化、芷江等地 的农家书屋举行了“我的书屋·我的梦”三湘少 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引导城乡孩子共读一本书, 以书结缘。

从2005年开始,小溪流杂志社承办了由湖 南省作家协会、湖南省教育学会、湖南省写作协 会联合举办的“百变魔方”全国中小学生作文竞 赛,倡导写真情实感,现已成功举办了 12 届。 2015年,是小溪流杂志创办35周年,杂 志社联合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隆重推出《〈小溪流〉三十五周年典藏书系》。此套典藏丛书的出 版,是对走过了35周年历程的小溪流杂志的庆 祝和纪念,也是对读者最好的馈赠。

30余年的编辑之路一路走来,也经历了风 风雨雨,但我仍然不改初衷。我认为,做编辑工 作首先是要持续不断地学习,丰富自己的知识, 开拓视野;其次需要饱满的职业热情,始终葆有 爱心、耐心和细心,才能静得下心,沉得住气, 仔细品鉴和感受作品中所表现的真实、善良和美 好;杂志是一件常做常新的工作,每期杂志都是 一个新的开始,就像新出生的婴儿一样,让我们 充满期待!

(作者系小溪流杂志社原主编)